疏澤民
  @疏澤民
  客廳的日光燈不亮了。我小心翼翼地跨騎在人字梯頂,仰頭檢查,發現是燈管壞了。
  母親遞給我一隻新燈管。我伸開雙臂,儘量保持身體平衡,將燈管嵌入燈座。“啪”的一聲,燈亮了。
  大功告成,我喜滋滋地從梯子上下來。可離地面僅一步之遙了,母親還一個勁兒地提醒我小心。我感到納悶。
  母親說:“人在高處,自然會謹慎。一旦下來,就會放鬆警惕,特別是最後一步,很容易踏空。”
  忽然想起來,有些官員在位幾十年剛正不阿,兩袖清風,而臨近退休時,卻成了階下囚,原來也是沒有走好最後一步。
  走好最後一步,爬梯如此,為官大抵也是如此。  (原標題:爬梯)
創作者介紹

School Tour

xabbbi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