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柳忠秧有沒有拉關係?
  《新京報》昨日報道,湖北省作協主席、作家方方日前發微博稱,湖北一詩人“詩寫得很差”,但通過拉關係,搞定了湖北作協邀請的所有評委,詩作獲得全票推薦,入圍魯迅文學獎評選。雖然方方在微博中沒有公開該詩人名字,但貼出了該作者作品節選:“國民黨共產黨,開天闢地。講習所黃埔軍,眾志成城。陳獨秀孫逸仙,國共合作。蔣中正毛澤東,兄弟並肩。”記者檢索獲知,句子出自柳忠秧的《嶺南歌》。方方說,在省作協評委會評選前,她曾接到柳忠秧托人轉達的說情電話,並得知,柳邀請作協黨組成員和相關部分負責人吃飯,但遭拒絕。方方認為“柳的作品入圍很丟湖北作協的臉”。
  對此,柳忠秧斷然否定,一,絕對沒有跟評委拉關係,連評委是誰都不知道;二、方方不懂他的詩,沒有資格評論。柳忠秧表示考慮打官司告方方。
  這樣,方柳之爭就具備了幾個看點:一、柳忠秧真的會起訴方方嗎?二、如果起訴,輸贏如何?三、柳忠秧的詩歌創作到底水平如何?前兩個有關訴訟的問題,跟第三個創作問題之間,也是有關聯的。如果柳真心覺得自己詩才了得,憑作品說話就能獲得參評資格,根本沒有必要拉關係,那這官司方方輸面更大些。但是,柳覺得自己的詩歌好,有那麼幾個評委說不咋樣,柳想獲得推薦,恐怕就要請客吃飯拉關係了。當然,也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:全體評委都被柳詩所折服,一致同意推薦,不推薦就是中國詩歌、中國文學的罪人。這樣,方方更是輸定了。
  柳忠秧獲湖北作協推薦的作品是《自由天下騎黃鶴》,另一部作品《楚歌·柳忠秧古體詩選》獲長江文藝出版社推薦。一個作者的兩部作品獲兩家單位推薦,同時入圍魯迅文學獎,是作者的活動能力太腔故遣牌擼炕蛘吡秸嘸嬗牛�
  二、柳詩很差,還是很好?
  但是,即使方方在“是否拉關係”的問題上輸了官司,就等於柳詩是好詩嗎?幾位評委一致說好,就一定是好詩嗎?一個人詩寫得好不好,常常是見仁見智的,但智者仁者也有一些共同的、大致相同的標準。那麼,能不能說說對柳詩個人好惡呢?也不能。討論文學創作,需要一個氛圍,需要參與討論者之間有平等對話的意願。方方說柳詩很差,柳忠秧說你不懂詩。柳詩好不好的問題根本無法討論;就像皇帝有沒有穿新衣是不能討論的。誰說皇帝沒穿衣服,誰就是蠢人,說不定還要被皇帝砍頭。
  柳詩人今年年初也穿上新衣去京城游了一圈,在“柳忠秧詩歌作品研討會”上,與會者大都不吝惜贊美之詞,但是仔細品味,都是些空疏的,大而無當的“好話”,評論家們都小心翼翼地避開了評價詩歌創作水平的實質性問題:柳詩在詩歌美學上達到了什麼高度?作出了什麼藝術貢獻?說真話,太不給柳詩人面子;說假話,太違心,於是在不太要緊的地方多說幾句好話。對柳詩持保留態度最為明顯的,是詩評家楊匡漢。楊匡漢多次稱贊柳詩人“他在探索”,“我們一定要鼓勵探索”;這就是楊匡漢給柳詩的鑒定。本人也不懂柳詩,所以本人覺得這個鑒定既恰當,又不失客氣。
  柳忠秧博客自曝,《嶺南歌》曾經參加廣東省作協魯迅文學獎初評但未獲通過,一個重要原因是“部分評委素質不行。二流或三流的評委評一流的作品,其結果可想而知”。兩次參評經歷,柳詩人自稱的“自信”得到了充分的體現。
  (原標題:詩人的新衣)
創作者介紹

School Tour

xabbbi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